孫長樂
  我曾開過幾年出租車,有一段時間,我所在的那座城市,接連發生了幾起搶劫出租車司機的案件,這令我深感不安。在晚間行車時,我便倍加小心。
  有天晚上,我在一家賓館門前攬客,一個光頭大漢來到車前,沖我說:“去岔鞍村。”
  這人身高足有一米八五,膀大腰圓,光亮的腦袋,腮幫子颳得鐵青。他要去的岔鞍村,是離市區較遠的郊區,路上要經過鞍子嶺,那是一段很長的坡路。見他面相不善,我心裡犯起嘀咕,萬一他是蓄意搶劫的歹徒,我可要吃大虧!於是,我跟他說道:“這車有點毛病,鞍子嶺那坡太大,怕上不去,你去打別的車吧。”
  他一臉不快,說:“不願去的地方,就找藉口。”接著,又惡聲惡氣地說:“你要是不去,我就告你拒載!”
  若被人家告了拒載,是要被罰款和弔扣駕駛執照的。無奈之下,我只好開車上路了。車在路上行駛,我的腦子裡老是想那些出租車司機被搶、被害的事,就覺得車上這人實在是可疑。我越想越緊張,身上、臉上竟冒出了汗,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。再有一公里就出市區了,我暗暗決定,無論如何,也要在市區內把這人哄下車去。
  好在我人不笨,眉頭皺了兩皺,便想出了一個好主意。在一個燈火通明的路口,我把車停下來,雙手捂著胃部,做出痛苦狀,對那人說:“我的胃病犯了,痛得要命,你下車打別的車走吧!”
  我裝得很像,臉上還淌著汗珠,他信以為真了,一臉急切地說:“你的樣子挺嚇人,快去醫院看醫生吧!”
  我說:“這是老毛病,過一陣子就好了。你下車走吧!”
  那人跳下車來,打開我旁邊的車門,不容分說,把我移到旁邊的副駕駛位置上,他自己坐到了駕駛座位上,邊發動車邊沖我說:我送你到醫院!
  我未料到事情會是這樣,一時間也未反應過來。到了醫院,車停下後,那人要扶我下車。我坐著未動,故意試著深吸了一口氣,說:“現在沒事了。我這病就這樣,說犯就犯,說好就好。”
  他瞅著我說:“真沒事的話,你就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,我打別的車走。”
  我連忙拽住他,“耽誤了你這麼久,哪能把你扔在這兒。”說著,我起身與他調換了座位,開車上路了。
  車從醫院開出後,我就未打計價器。到了岔鞍村,他摸出六十元錢給我,我推著他的手,執意不收他的錢。他仗著力氣大,推開我,把錢扔進車裡就走了。
  望著那光頭大漢的背影,我覺得心裡暖融融的。  (原標題:裝病)
創作者介紹

海膽頭

smsv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