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動成立“中拉論壇”是習近平主席訪問拉美的重頭戲。拉美國家從“中非合作論壇”的豐碩成果中意識到,中國的快速發展不僅是非洲的機遇,也是拉美的機遇,成立“中拉論壇”有利於拉美搭乘中國經濟發展的“快車”,也有利於拉美在地緣政治博弈中拓展戰略迴旋餘地。顯然,“中非合作論壇”的成功先例催生了“中拉論壇”,但後者不會是前者的翻版。
  首先,從合作的對象來看,拉美雖然與非洲同屬發展中國家,但拉美政界和學界一些人士認為,拉美至少在三個方面不同於非洲:一是拉美的國民生產體系和總體發展水平高於非洲;二是拉美民主體制比非洲穩定和成熟;三是拉美的法制水平和教育文化程度領先於非洲。因此,這些人士聲稱,拉美國家不會像非洲那樣在意中國的援助。
  其次,從合作領域來看,中拉合作領域雖與中非有相似之處,但是拉美一些學者認為,中拉合作領域應該突破中非合作以能源和礦產資源為主的模式。他們主張,鑒於中拉雙方均已進入“中等收入階段”,中拉論壇的合作重點應傾向“經濟轉型與升級、國家治理體系提升、可持續發展能力建設、生態環境治理、高新技術、基礎設施建設”等領域。
  再次,從合作主導權來看,拉美一些人士對 “中非合作論壇”存有誤解,他們認為,中國的主導地位比較明顯,在議題設置、合作規劃等方面,非洲都顯得比較被動。可以想見,拉美國家會比非洲國家在論壇主導權的問題上更為敏感。
  針對拉美學者的一些認識甚至誤解,未來的“中拉論壇”應創新思維,打造具有自身特色、符合中拉雙方利益、取得共贏效果的新模式。
  一、在未來的“中拉論壇”中,應該力避包羅萬象、急於求成和急於做大的心態,穩步推進首腦會晤、部長會晤等機制,穩妥設置安全、氣候、糧食、科技、衛生等議題。中拉論壇不應是“大而全、功能重疊”的機制集合體,而是若干個“專而精、分工協作、優勢互補”的多元機制相互推動的立體合作網絡。
  二、保持“中拉論壇”的軟性機制,以“柔性”或“軟性”方式增加共識,保持雙方多樣性在論壇機制中的統一。同時,中拉整體合作也應汲取已有合作論壇的教訓,針對拉美的自身特點,增添拉美元素,充分聽取拉方意見和建議,發揮拉方的積極能動性。在合作主導權上,發揮各自所長,照顧雙方關切,形成“協商、互動、共治”的新模式。
  三、建立“政府引導、多方參與”的開放性合作機制。在參與主體上,不應局限於政府或與政府相關層面的對話與合作,應充分發揮非政府組織、社會團體、私營企業、民間智庫等主體的能量和作用。可在“中拉論壇”框架機制下,中國與拉共體、南共市、安共體、太平洋聯盟、玻利瓦爾聯盟等次區域組織加強互動,以加快實現經貿、投資便利化和自由化的進程。中拉整體合作不針對第三國,不尋求結盟與對抗。加強“中拉論壇”與相關多邊機制的戰略對話,以降低中拉合作對相關國家的敏感性,減少因誤判而引起的外部戰略牽制。▲(作者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發展中國家研究部主任)
(編輯:SN171)
創作者介紹

海膽頭

smsvz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